起底Top30情侣博主:靠秀恩爱赚钱分手怎么办?

“云恋爱”风潮下,婚恋观察真人秀呈井喷之势爆发,情侣KOL们也迎来了春天。然而,撒狗粮也是把双刃剑。

当代网友对恋爱的态度就像品尝一份“薛定谔的甜”:我可以一直单身,但我爱的CP必须结婚。甭管是真恩爱还是演出来的“人工糖精”,热爱“磕CP”的粉丝们全盘接受,让撒狗粮也变成了一门生意。

“云恋爱”风潮下,婚恋观察真人秀呈井喷之势爆发,情侣KOL们也迎来了春天。

在新抖搜索相关关键词,id或简介里备注“夫妇”的账号就超过了100个,如果再加上“女友”和“男友”这两个关键词,抖音上主打“云恋爱”体验的账号起码有500个。其中,“大狼狗郑建鹏&言线万粉丝,在抖音全平台稳居前20的位置。

情侣KOL的吸金能力也很突出。《2019短视频内容营销趋势白皮书》显示,2018年情侣类KOL广告营收占所有垂类15%,仅次于搞笑段子、美妆类。

图片来源:火星文化、卡思数据、新榜研究院三方联合发布的《2019短视频内容营销趋势白皮书》

情侣KOL到底为啥这么火?靠秀恩爱来赚钱,分手了怎么办?深度调查抖音粉丝量前30的情侣KOL,腾鱼发现了这门“狗粮生意”的秘密。

抖音上的情侣KOL大致分为两类:一种是现实中的真情侣、真夫妻,还有一种是自带角色定位的情侣剧情号,“营业内容”都以展现“甜甜恋爱”的日常生活vlog和搞笑短视频为主。

真情侣当中,有的CP共享一个账号,如“大狼狗郑建鹏&言真夫妇”、“放扬的心心”,还有的CP各自为伍,组成了一个个CP组合,如“七舅脑爷”和“赵兮雪”、“晨妍”和“黄锦鸿”,这两个CP组合的粉丝总量都超过了2000万。

小年轻的青涩爱恋已经满足不了粉丝们,老年CP档也逐渐成为热门趋势。拥有200多万粉丝、获赞超2600万的“流星锤老爹”和“没牙姨”就是其中的典型。

尽管单纯以粉丝数量来衡量,他们没有能够进入情侣KOL TOP 30名单。

但这对年近七旬的老夫妻也是银发红人中的佼佼者。点赞量最高的一条视频达到162万,“流星锤老爹”为“没牙姨”买下两条街的商铺,让她成为土豪“包租婆”。此外,他们还在短视频里演过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、庆祝过结婚40周年纪念日,是粉丝心中“白首不相离”的典范。

情侣KOL的走红并不让人意外,影视行业早就显露出了“小甜饼”的市场之大。相比起盘靓条顺的明星谈恋爱,情侣KOL既能满足粉丝“张嘴吃糖”的需求,又能让人产生更强的代入感,给单身群体提供慰藉,为非单身群体充当“爱情导师”。

在微博上有合计约900万粉丝的情侣KOL“丁钰琼”和“张子凡Scofield”就是一对“恋爱导师”型的CP,相恋4年的他们把毕业、工作、求婚的人生旅程都与粉丝大方分享,许多网友表示“看他们的视频比自己恋爱还开心”、“看他们就会想要好好生活”。

对于KOL的内容创作来说,情侣CP也能起到“1+1>

2”的效果。“丁钰琼”和“张子凡Scofield”的求婚视频播放量达到2850万次,创下他们视频的最高播放记录。

卡思数据发布的《2019短视频KOL年度报告》显示,全网粉丝10万以上的红人仅52%~53%有稳定人设,情侣KOL则往往以强人设凸显个性,或泼辣温柔、或清纯忠犬,各型各款,任君挑选。对于账号经营来说,稳定人设可以得到更加精准的算法推荐,也能够与粉丝达成更好的沟通。

此外,情侣KOL能够接到的广告也比单一KOL来的多样。聚是CP档,散是“男女搭配”,在一起可以带货零食、家居等生活气息浓重的品类,依据各自擅长的品类,还能吸引不同的广告主。

举例来说,位于抖音TOP30情侣CP首位的大狼狗郑建鹏&言真夫妇,夫妻两人通常一起直播,每个人都能够主讲自己擅长的品类。比如在美妆、家居、零食带货时,主播多为言真,而在前段时间的汽车专场中,主要由郑建鹏负责解说带货。

无论是“真情侣”还是“假情侣”,分手之后账号都会或多或少受到影响,因为这意味着长久经营的人设崩塌。有人因此失去大批粉丝,也有人获益于“脱粉提纯”,反而因为分手涨了一波粉。

5月2日,粉丝超700万的抖音红人张琳与未婚夫刘梓豪各自发布分手声明,理由是女方陷入备婚阶段的焦虑,双方意识到彼此更适合恋爱,而不适合结婚。官宣分手后,张琳的账号单日减少2.9万粉丝,是近30天跌幅最大的一天,而刘梓豪的个人账号则迎来持续涨粉,最高涨幅为单日1.7万。

这种后果很容易理解。此前,这对情侣主要的视频发布阵地都在张琳的个人号,粉丝们在这个账号磕糖。但分手之后,一部分觉得“我粉的cp都没了”因而脱粉,另一部分更喜欢刘梓豪这样的“男友型”红人,于是选择转粉刘梓豪的账号。

腾鱼特意联系过张琳的个人商务,对方表示张琳本人不便接受采访回应分手,但商业推广还可以正常接单。

根据腾鱼观察,张琳在分手后的视频更新频率大大降低。从5月2日至今,张琳一共只发过4条视频,平均5天1条,其中2条有关分手。但在之前,她的更新频率大概为2天1条。

张琳的个人商务表示,张琳的抖音账号均由本人运营。在分手之前,她的vlog内容都与男友共同出镜,双方相处日常也是灵感来源与素材。在分手之后,接下来的内容方向如何规划,这个问题目前看起来尚未解决。

从腾鱼整理的表格中也可以看到,vlog情侣博主几乎占据半壁江山,在第二张图表中更为明显。这类情侣KOL的走红跟2019年以来“真实”、“贴近生活”的vlog形式广受欢迎有关,但这种真实恰恰建立在相对脆弱的感情关系上。

真情侣有感情破裂的风险,公司经营的“假情侣”剧情类账号,同样有散伙隐患。

2019年8月9日,发力人音乐旗下的“丫蛋蛋换个心情做自己”与“沈虫虫”最后一次搭档出镜。这对音乐红人此前的“捆绑”经营非常明显,两人经常对唱情歌,也从未向粉丝否认过情侣传言。所以在二人不再合拍视频后,粉丝自然认为是“分手了”。

由于二人身后的公司“池子”够大,能为两人“单飞”后的搭档选择提供更多新面孔,这让粉丝拥有一些新鲜感。另外,这还要归功于两个人之前互动产生的cp感只是加分项,而音乐是更重要的核心。

2018年10月,抖音头部红人“七舅脑爷”的剧情女主角“闵静Jing”与公司散伙,这一消息最高登上微博热搜榜第16名,在榜时间长达21小时。

这对真搭档、假情侣的分手,让“七舅脑爷”账号经历了一段动荡。此后近1年时间内,账号中出现多位女搭档,但都没有留下姓名。换句话说,这个主打cp人设的剧情类账号,在这段时间内都是铁打的男友,流水的女友,并不利于长期发展。

直到2019年7月,“七舅脑爷”在短视频中上演了与女神相遇的戏码,这位女神“赵兮雪”也是他现实生活中的真女友。

前不久,“七舅脑爷”向“赵兮雪”求婚,“七舅脑爷”发布了一支短视频讲述二人相识相爱的点点滴滴,收获270万个点赞,“七舅脑爷”和“赵兮雪”分别涨粉27万和25万。

另一位女主人公“闵静Jing”更换账号为“Dear闵静”,她则在签约新公司后,与另一位红人“之昊will”短暂组成CP。在“七舅脑爷”的求婚视频下,还有粉丝评论:“怎么不是闵静?”“赵兮雪”的粉丝数量也“仅有”380万,不及“闵静Jing”一半。

而从闵静发布的微博视频内容来看,她不再演绎剧情类视频,而是走上美妆、时尚博主的路线,彻底换了方向。

那么,怎么降低这种单飞、散伙的风险?观察这30个头部账号,腾鱼总结出一些MCN公司打造CP账号的方法论。

无忧传媒签下的两个红人账号,“大狼狗郑建鹏与言真夫妇”、“凯诺夫妇”本身就是现实生活中的夫妻,他们双双进入榜单TOP30。以家庭为单位进行IP打造,稳定程度肯定优于一般情侣。

第二种方式,虽然推出情侣cp,但基本采用单人出镜,用男友/女友的视角拍摄视频。

类似“果然”、“他是子豪”、“夏天(超甜女友)”等账号,他们的男友/女友都只存在于短视频的画外音中,从未出镜,短视频内容也以有明显剧本痕迹的小短剧为主。这类“人工糖精”,喜好“磕CP”的粉丝也能全盘接受。

这是因为,向用户兜售的是理想男友/理想女友的幻想,至于镜头外的另一位是否真的存在,并不是那么重要。在这种情况下,账号面临的2个人的高风险就降维成以1位红人为核心的中、低风险。毕竟,只要不出镜,更换搭档就要容易很多。

当红人没有签约MCN时,大多以其中一个人的账号为主号,个人小号往往与大号粉丝量差距极大,甚至没有小号。但在头部MCN的加持下,一对情侣cp的两个账号都能够进入榜单TOP30,比如“晨妍”&“黄锦鸿”、“顾城”&“城七日记”。

总的来说,感情关系和商业关系如何共存没有通用解法,但是在发狗粮的路上,永远都在涌进新的玩家。

至于玩好或是玩脱,除了通过前期选择和经营方式来规划风险,有时候,真的还要有些运气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